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细菌战

2014-12-19 15:45 网络文章 A+ A-

2014年7月8日的上午,当记者抵达的时候,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平房区新疆街上空乌云密布。这里保存着骇人听闻的原日军第731细菌部队遗址。

1939年,侵华日军划定了哈尔滨平房区附近为特别军事区。1940年,加茂部队入驻, 5月改用秘密代号——满洲第731部队,专门从事细菌武器生产和细菌研究,开始了惨无人道的罪行。731部队是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细菌研究和生产的秘密军事机构。

国家力量组建邪恶部队

731部队的一个关键人物是石井四郎,他向日军决策者献计说:“缺乏资源的日本,要想取胜只能依靠细菌战。”他的主张得到日军高层的高度重视和全力支持。

日本违背《日内瓦议定书》即《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、毒性或其他气体和细菌作战方法的议定书》,秘密组建了731部队,石井四郎担任这支邪恶部队的头领。这支部队共设有8个部,在8个部之外另设有5个支部,即海拉尔支部、牡丹江支部、林口支部、孙吴支部、大连卫生研究所以及安达野外实验场、城子沟野外实验场等,总人数达到3000余人。

从此,731部队就以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为代号,秘密开始了骇人听闻的细菌战、人体活体实验等反人类的罪恶活动。“耸入云霄的炼人炉的大烟囱在那里冒着黑烟……”这是731部队少年班学员笔下的细菌战魔窟实景。

侵华日军第731部队遗址

中国和日本保留的资料已详细记录了这支部队的累累罪行,就连美国国家档案馆最新解密档案也证实:截至1942年,731部队共研制生产了2470枚细菌炸弹。至1940年,已经研制出9种用于细菌病原体传播的炸弹,并进行了实地测试。其中包括用于污染土地、制造传染性云雾以及爆裂弹药。

本报记者在陈列馆看到,1954年731部队林口支队长榊原秀夫供述:“1945年1到6月,生产了870支试验管的霍乱菌、伤寒菌和A型副伤寒菌,准备进行细菌战。”日本进攻内蒙古、浙江、江西、湖南、云南等地期间,在战场内外都大面积使用了这些细菌武器。

7月7日,侵华日军第731部队遗址核心区清理现场。

关于人体实验受害者的人数,本报记者专门查阅了一名战犯的供认记录。731部队第一部部长川岛清少将在伯力被审判时供述:“每年被押进监狱里用作实验材料的有400—600人。每年因受实验死去的至少有600人,从1940年到1945年至少有3000人被用作人体实验材料,至于1940年以前被杀害的人究竟有多少,我也不知道。”关东军宪兵司令部第三课长吉房雄中佐回忆说,“据估计至少有5000名爱国者,通过我们宪兵转到石井部队,最后成了实验品”。

731部队为了制造各种细菌武器,分别对鼠疫、霍乱、伤寒、炭疽、结核、病毒等至少50种细菌开展实验和研究,其细菌研究部以细菌研究科目区分设置了“高桥班”、“凑班”、“田部班”、“太田班”、“二木班”、“笠原班”、“吉村班”等专业研究部门。现存资料表明,731部队将用作实验的活体的每一个部分、每一个器官,分门别类都做了解剖和观察取样,以最迅速、最直观的途径,获得细菌武器作用于人体和各个器官的效果。其兽行兽性,令人发指!

推荐阅读
热门点击
小编推荐